新闻资讯

女白领赴韩整形整出一张"韩国脸" 被同事取笑

女白领赴韩整形整出一张"韩国脸" 被同事取笑

  

韩国整形一条街

  “现在想想真是后悔!一冲动跑到韩国整形,整出来的是韩国那种标准美人脸!”9月10日,在一家私企做助理的李琳(化名)给本报记者打来电话。她去年到韩国,原本只打算做双眼皮手术,蕞后却被中介和医院一起忽悠了,同时做了隆鼻手术,蕞后出来的效果却让人大跌眼镜,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太“韩国”了,连男同事看到她都会问一句:“韩国做的吧?”  1  赴韩整形,整出一张“韩国脸”  今年29岁的李琳是青岛一家企业的助理,9月10日,看到报道之后,她特意打来电话,向记者讲述了自己在韩国整形的经历。在2012年,因爱美心切,她到韩国做了微整形手术。“当时我的眼睛也是双眼皮,但是内双,看起来也不明显,再加上也是爱美,就趁着五一放假去韩国旅游的时候顺便做个双眼皮手术。”李琳告诉记者。  因为语言不通,李琳在出国前提前联系好了中介,也确定了行程时间。“当时感觉中介服务挺好的,酒店什么的也都还不错,而且看我挺紧张的,还一遍遍地跟我说现在在韩国双眼皮的手术压根就不算手术了,做了很快就能好,没必要太紧张。”李琳说。  到了整形医院之后,医院的工作人员服务也很到位,很快就为她确定了手术方案,还给她打了折。“不过在医院聊天的时候,我就无意提了一下自己的鼻子,感觉鼻尖不够翘,有点塌,然后那个接待员就接着说了起来,说也可以在这一起做,而且还可以打折。”后来李琳没经得住翻译和导医的“忽悠”,就同时选择了两种手术。“当时主要是给我打了一个很大的折扣,两个一起做就省了150万韩元。”  手术过程很顺利,但是拆了线之后李琳才发现,手术后眼睛比自己预想的大了一些不说,自己的脸也是“大变样”。“眼睛和鼻子同时手术之后,看起来就很像那种标准的韩国美人,变化太明显了。后来回到单位,很多女同事几乎一眼就看得出来,连男同事看了之后都会问:‘韩国做的吧?’让我伤心了很长时间。”  2  效果不满意,修复还需要费用  李琳告诉记者,在手术前她也跟翻译说过几次,只想做微整形,不想整得太明显了。“手术后一看眼睛开得那么大,我就找中介,她跟我说这个手术方案之前已经跟我沟通过,我自己也同意的,这个不是他们的责任。”李琳告诉记者,“手术之前他们的确说,因为做了双眼皮之后眼皮会往上提,眼角会往下坠,建议我再开眼角,这样眼睛还显得大一些,当时我还让翻译跟医生说一下,开得小一些就行,不想开得太大,但是我没想到蕞后出来的效果还是眼睛大了这么多。”  而鼻子的问题也让李琳十分后悔,因为这样的眼睛和鼻子,让她自己原来的相貌也是发生不小的变化。“我同事还跟我开玩笑,以前看网上评选出来的‘韩国小姐’都一个样,问我是不是照她们的样子整的。”李琳说道。  后来李琳也通过中介找到医院,但是医院却表示,这并不是手术事故,如果要修复一部分费用也要自己承担。“听翻译说,医生的意思就是,手术方案我之前也都签字同意,而且这也不是手术事故导致的,而且医生自己还觉得手术非常成功,所以医院并不是全部的责任,如果要修复,大部分的费用还需要自己承担。”  而让李琳更为头疼的是,即便是她可以支付手术的费用,远赴韩国手术的路费、食宿以及翻译等费用也是一个不小的数字。“我是一个普通白领,本来上次的手术就把存款花得差不多了,再去一趟韩国,路费、住宿、还有翻译的费用都不是小数,所以后来想想只能算了。”李琳有些懊恼地说。  提醒:要注意不同的审美观  日前,一场国内的整形外科专家高端论坛在青岛博士医学美容医院举行,在论坛上,记者也采访了国内几位重量级的整形外科专家。  青岛博士医学美容医院整形中心的肖斐主任告诉记者,不论从专业技术还是科研能力上讲,我们国内整形美容外科医生队伍的能力不会差于韩国。“韩国的整形产业之所以发展很快,从文化理念和社会潮流上来说都有原因,主要还是来源于国家将它作为一个重点产业进行扶持,大量的宣传炒作吸引各国的人去做整形以增加财政收入,但是这并不意味着韩国医生的理念和技术水平都要超过国内的医生。”  整形手术前的语言沟通至关重要。“我们在手术之前,对顾客需要进行很多方面的评估和检查,除了排除身体方面的禁忌症外,对其心理方面的评估也至关重要。蕞重要的是通过术前的充分沟通,让医生了解她真正想要的东西,你说的这个女孩缺乏充分的沟通,只是按韩国医生的审美进行手术,之后的结果必是如此。虽然都是亚洲人,但是文化环境和审美并不相同,所以如果语言障碍导致沟通不充分,很容易导致医生按照自己认为的‘美’来进行手术,这样手术效果很容易不符合自己的预期。”  中国医学科学院中国协和医科大学整形外科医院教授栾杰也表示,在他看来,任何的医疗实践都有一定的风险,跨国医疗自然也不例外。“风险有:语言沟通方面;对医疗机构或医生的医疗背景、技术能力、专业范围是否了解;跨国整形后回国发生的情况。万一出现情况,不能及时跟踪处理,这个也是需要考虑在内。”栾杰教授告诉记者。文/记者 孙祥辉 图/记者 吴璟